【最新情况】东莞青年辩论队教练任职期间骚扰多名女学生,市教育局回应!

栏目:资讯发布日期:2017-08-24浏览次数:773

今天这件事从昨天就被传得沸沸扬扬

小编也收到了好多粉丝的爆料

事件始末

原公众号【朝生暮死小组编号087】提到

詹某,东莞市青年辩论队教练

借训练为名骚扰多名女学生

搂搂抱抱、亲吻

甚至将女学生单独带至房间内

做出把人压在身下、触摸胸部等骚扰行为

受骚扰学生超过七人

以下是来自该公众号被骚扰的女学生陈述

1、第一届队员(现结束大学本科三年级)

2012年加入市队。开始觉得詹先生的肢体接触让我觉得不舒服大概是在高一下学期。由于日常训练和工作,联系增多,詹先生与我们相处似乎更“亲近”了些。他喜欢摸头、捏脸和面对面拥抱。当时十五六岁,很多事情没有往深里想,心想或许是自己太敏感了,暗自责怪自己错怪了一个对我好的老师、兄长。他常常说,在他心里已经把我当成自家妹妹。

以前活动或课程结束,詹先生有时候会顺路载我回家。到了高二,詹先生送我回家时,他在车上对我表白,他说他喜欢我。同时也在车上强吻我由于无措和羞耻,我一直没有声张,没有向家长倾诉,也没有向老师倾诉。

面对我的拒绝与沉默,詹先生则认为我不够理解他。

而在工作期间,詹先生曾在多个场合多次对我做出过分亲密的举动,包括在锦江之星开领队会议时,让我单独和他到房间里搬资料(实际只有小半箱文件),然后对我动手动脚,等等。

在集训期间,詹先生喜欢捉弄女队员——捏脸、摸头和把队员抱起。领队们有私下提醒女队员们。但由于詹先生在市队的一贯独裁及强势,没有队员敢说不。后来,由于本人身体原因以及理念不合,我提前退出了市队工作组,联系渐少。

直至6月份,我无意中得知我的两位师妹也曾遭受过相似的困扰。在她们面前,似乎我经历过的骚扰都算不上伤害。从我到已知的师妹,时间跨度长达四年。这是我为什么现在选择说出这段对我而言难堪的经历的原因。

2、第三届队员(现结束大学本科一年级)

我于高一加入东莞市青年辩论队,是第一次正式接触到辩论,也渴望参加比赛。但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一般,而参加比赛需要一定的开销,因此,詹先生为我提供了很多帮助,例如承担了部分的比赛开销。此外,还会约我一同去看剧和吃饭。

我觉的非常不好意思,并且两人独处会感到尴尬,因此经常拒绝,但他会费尽口舌来告诉我,这是他希望我能够拓宽眼界,所以愿意带我去。我的拒绝往往也没有效果。

可是他开始经常会有一些让我很不舒服的举动,一开始是总是要蹭我的脸,后来是在外参加活动的时候,总是说有任务要单独安排给我,把我单独叫到房间里和他呆在一起。揽着我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开车送我回家的时候,每次到家之前他总是要求我和他蹭脸,拥抱,甚至是亲吻。我一直都非常抵触,我说我不适应这种太过亲密的肢体接触,你以后不要这样干了。

可是他越来越过分,后来已经发展到了,只要我不遂他的意,他就不让我下车回家。有几次甚至强吻了我。

他平时会管我叫女儿,然后告诉我,他对我这么好,我也应该对他好,我还是个小孩子,见识还很短浅,是我为人太过保守,他和他其它的女性朋友,都会有这样亲密的肢体接触的。我说这很奇怪,不管你和你的女性朋友是不是这样相处的,反正我接受不了,就算是亲人也一样。

在知道我当时有男朋友之后,他经常在同学面前开玩笑,说我和很多男的乱搞在一起,还逼我和我男朋友分了手,甚至有一次直接拿我的手机,删了对方的联系方式。

每次我的态度变得稍微激烈的时候,他就会消停一段时间,但是后来他又说有事情要找几个同学谈谈,但是结果却是只有我一个人,他把我带到酒店的房间里,压在我身上。

我害怕,所以拼命地挣扎,他最后不情不愿地放开了我,开始为自己的行为辩解,笑着说我是不是以为他要对我做什么,他其实什么也没打算干。

后来我读高三,离队,这样的事情才慢慢地消失了,大学之后,因为对师弟师妹的感情,还是回到了队伍里担任领队,后因多方面理念不合,不再共事。

3、第四届队员(现高三毕业)

作为一个老师,他非常会使用一些类似恐吓、洗脑的手段要求你所谓的对他忠诚,会不停的给你洗脑,教练和队员之间有些亲密的举止是正常的,大家害怕他的权威。一开始我以为受害者只有我,其他人就停留在摸摸抱抱的阶段,后来发现不是的。

高一跟着去全国赛的时候,莞中拿了全国赛冠军那晚,莫名其妙被强吻。经常在队友面前对我开一些很过分的玩笑。经常要求开车送我,我想做后面不允许,一定要让你做副驾驶,到家之前要抱抱不然不给下车。

高二迫于权威和再三要求之下,成为所谓的女朋友,每天跟我洗脑师生恋是正常的事情,说真的很爱我,说我的爱情观有问题,会单独要求我的舍友离开,独处房间,经常不允许我做自己的事情。来我房间脱衣服想上我,被拒绝了之后,还说什么普通男人早就上了哪里顾及你的感受我这是爱你才尊重你。恶心至极。这他妈,叫尊重我。我未成年。一个月不到我终于忍受不了跟他吵,求他放过我。他就一直凭借教练的身份来教育我,教我做人,说我的爱情观不对,对待爱情不认真。哪里有什么狗屁爱情。一找我谈话就是两三个小时的洗脑和“教育”,我学会了麻木,和割腕呗。我跟他说,我抑郁症了,你能不能不要在伤害我了。

他说,他去大医院检查,重度抑郁呢。= =所以我就要原谅你吗。。。

留下的心理阴影很重,无法忍受和男生稍微亲密的解除。

4、第四届队员(现高三毕业)

①我高一暑假(即2015年暑假)集训,某天晚上我在房间洗澡,洗到一半时詹某来查房,然后和几个队员敲我浴室门让我赶快出来,因为我胆子比较小,他们想装鬼逗我玩,我出来之后房间里灯全是关的,詹就开始制造假象让我以为房间里有鬼,还甚至扑到我身上恐吓我,对我动手动脚(抱我还在我身上摸)我当时很生气也很害怕,不是因为他们的恶作剧而是因为他的动作,直到我哭着挣扎他们才罢休(然而他们当时只是以为我怕鬼)

②2016年大概2月底的样子(我记不太清楚了),因为我即将离队,他以此想请我吃告别饭,念在还残存了师生情,我就同意了,地点在广州某酒店,吃饭间随便讲讲话,吃完后他说想带我上去看看他在那家酒店的大套房,当时也是有些好奇也并没怎么在意就答应了,去了之后我就在沙发上坐着,他在处理些事情。然后就过来和我聊有的没的,还让我闭上眼睛,我一开始不愿意,他说我不信任他,于是我只好照做。他曾讲过一个例子,说他和几个队员去比赛,住同个套间,晚上休息时几个女队员没有关门之类的事想证明他值得被信任吧,鉴于之前没有什么太过底线的事,那种打闹我也以为是他的日常相处模式,所以觉的他应该不会打破底线,毕竟他自己本身也是说着非常在乎信任与否的人。谁知戒心一放下,他竟然亲了我嘴上来了???我当时内心十分复杂不知如何是好,整个人都懵的,又恶心又害怕,他还告诉我这事不可以告诉我同届的人,因为他们会误会。

自打这事后,我基本处于完全对他失去信任状态,后来也有一两次类似的举动,但我果断挣脱开了。

他不止一次不止找过一个女队员要求对方当其女友,我也是其中之一。

印象最深的一次,那会我知道他得了抑郁症,他亲口和我讲的,当时有比赛,所以会帮忙打模辩,是2016年3月底(或中旬)的事,当时很晚,因为爸妈不支持我打比赛,所以也不方便让他们接送,他说他刚好有事要去某校,就搭我到那里我再打车回去(那里回家更便宜也更方便)

然而在去某校的路上,他一路找我讲些有的没的,比如你喜不喜欢我,必须要回答,再到后来的,如果讲不喜欢,就要我下车,他还特地开到一个没信号又半天找不见一辆车的地方停下来盘问我,我当时好怕,真的好怕,我知道他的为人也知道他有抑郁症,当时真的超后悔自己为了省钱和侥幸心理以为我反抗的话他也不敢那我如何,那时真的好无助,我害怕他会突然发病然后对我做什么恐怖的事情,他一遍又一遍逼我说我喜欢他并答应当他女朋友,可我怎可能说又怎可能说的出口?当时的无力现在想想都发抖,直到后来我没办法,打算干脆下车,管他死活反正离开他怎么都好的时候,他一副“我和你开玩笑的你咋就信了”的态度让我回去并把车开回正常路上了。

以上三件事印象最深刻吧。日常还有集训的时候把我按在床上,他一次又一次用身体倒在我身上压我,我真的几次要窒息!极力地反抗却也无力,他那体型,呵,我真以为我会被他压死,那时甚至傻傻地想,死了也罢,这样他就有罪了。

还有经常的袭胸,不同意就是你不忠,用这种话绑架你。

还有他那低级趣味的玩闹(用绳把我绑起来,用垃圾袋套住我的头来拍照)我也知道我同届的一些女生的事情,他还找我洗白,然而他不知道我早已知道了他的一切么我只是装傻,说来也是好笑,心里没鬼有什么好洗白的呢?

以上

5、第四届队员(现高三毕业)


6、第四届队员(现初三毕业)

集训的时候,说是帮我庆祝生日,房间都关了灯,然后他突然就来亲我。

7、第五届队员(现结束高二)

本人曾在省赛备赛期间遭受过教练詹子麟的骚扰。在今年四月,在辩论队活动室发生三次在未经我允许的情况下亲我的唇部,以及在日常准备中会亲我额头,搂搂抱抱中触及私密部位。初以为是无心之过,但当发展到直接亲我嘴唇时,感到恶心及不适。平日相处发生的骚扰有队员见过,亦可作证。那三次亲吻唇部则发生在晚上准备完后离开活动室时,詹提出要与我拥抱时发生。

甚至还有女同学贴出了与詹某的对话

(詹某婉转承认了他的行为)


据了解詹某并非东莞中学的老师

而是东莞中学外聘教练

出于学生安全角度考虑

学校已经第一时间停止

詹某在校辩论队的所有工作


就在刚刚

东莞市教育局

发布了该事件的情况通报

关于网传詹某涉嫌骚扰女学生的

情况通报

近日某微信公众号发文,反映东莞青年辩论队教练詹某涉嫌性骚扰3名辩论队成员。此前我局收到学校报告后,已组织调查核实情况,并做出应对处置。

经核实,网传所提的东莞青年辩论队是由我市部分热爱辩论活动的人群组成的社会群体,没有在市社会组织管理局登记注册。詹某不是我市在职在编教师,我市此前有部分学校聘请其担任学校辩论队指导工作。

我局7月底获悉相关情况后,立即组织相关学校排查在校生辩论队成员是否有受到类似骚扰,要求相关学校立刻解除与詹某的聘任关系,不得再让其指导学校辩论队工作,并进一步要求各学校与往届辩论队毕业生成员联系,了解是否有受到骚扰。同时,我局督促相关学校做好与网传所提的受骚扰学生的沟通工作,指导其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合法权益。

8月24日上午,我局召集相关学校负责人召开会议,并组成工作小组专门跟进处理此事。当日下午我局约见该自媒体文章作者(文中的受害者之一)及相关知情人,进一步核实其反映情况,并介绍维权渠道,支持她们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如有必要可提供相应法律援助。

为维护学生身心健康,我局下来将采取以下措施:

一是再次向相关学校提出明确要求,要求各学校立即停止与詹某的任何聘用关系,提醒学生暂不参与詹某所组织的辩论培训。二是要求各学校进一步加强学生安全教育、自我保护教育和防止性骚扰、性侵犯的相关教育,同时提醒家长教育孩子提高自我保护能力。三是将相关情况转送公安部门,请求公安部门依法调查处理。


东莞市教育局

2017年8月24日


来源:东莞市教育局、朝生暮死小组编号087

希望各位女同学

遇到这种事要勇敢站出来!

好好保护自己!

让坏人得到法律的制裁!

专题速递
猜你喜欢